禪明善鳴

禪語二則

一則:生命


  「這些日子,不見你呢?」師父問一個做生意的俗家弟子:「他們說你病了,好了嗎?」

  弟子臉色差,說話也提不起勁的說:「謝謝大師關心。對呀,醫生說我疲勞過度,休息了個多月。」

  「你病倒了,是身體透支向你發出警號;你還沒復元,便想著上班....」他擠出笑容,搶?說:「師父你不是常常教導我們要活在當下嗎?況且公司的事差不多完全停頓了,怎可以再休息呢?」

  (現代人犧牲健康去求財富,之後犧牲財富去挽救健康。他又為將來憂心忡忡而不享受當下,結果是他每天都活?,卻不享受現在,亦不享受未來。他有生活,卻沒生命。) 

 

二則:當下

  「師父,我明白什麼叫活在當下了。」徒弟興高采烈的說。大師點頭,笑而不語。「師父,我說我明白什麼叫活在當下呀?」大師搖頭,沒說話。「師父,我跟你說我明白什麼是活在當下呀?」大師用力打了徒弟一下,徒弟一叫:「哎唷!好痛呀!你為何打我?」大師笑?。  

  (活在當下,就是當下,大師點頭表示這一刻就是當下,如果徒弟明白,便不會再問,但他卻再表明他明白,大師搖頭,正正表示你不明白啊,怎知徒弟仍冥頑不靈繼續追問,師父打他一下,如果他明白痛的一刻,就是當下,便不會問師父為何打他了。痛的一刻,沒有這個人的過去,也沒有他的未來,他是誰亮無重要,貧富、老幼、強弱、智愚都是一樣的痛,痛的一刻,就是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