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韓風、韓楓
阿姿

韓國是港人常去的地方, 打開報報紙, 韓國四天遊、韓國全接觸等比比皆是, 但到韓國自助遊的旅客郤甚少, 韓國是否適宜作自助遊呢?

筆者在前年到韓國作旋風式的八天紅葉之旅, 發覺小小的高麗半島郤是旅遊的寶地,尤其是有中國文化背景的特別有feel。因為韓國深受儒家文化影響, 很多地名都很古雅, 看著韓國的地圖, 就仿如走進時光墜隧道, 舉個例來說, 江陵、襄陽, 原州就很古典, 三國演義就常有這些地名。韓國的文化和中國一脈相承, 或且可以說, 在保存儒家思想方面, 韓國比中國更執著。除了城市的名稱夠古典外, 就連地鐵的取名也夠古雅:舍堂指的是大學的宿舍,押鷗亭是否吟詩作對的地方?有一個站名特別幽雅 - 摘星袋, 你會想起笑傲江湖中令狐沖為小師妹把螢火蟲放進袋堛滷●滿C

韓國不只從中國借了很多古色古香的地名, 而且讀音也很廣東話化 (可能是廣東話有很多古音), 例如山峰, 瀑布, 古庵等都廣東話發音, 聽上去特別親切。今次特意去看紅葉, 韓國話叫紅葉是丹楓, 真仿如時光倒流, 走進唐宋詩詞的世界中。

說到風景, 我走過韓國的五座名山, 分別是雪巖山、矢巖山。智異山、雞籠山和內藏山, 只見各山都山形峻秀, 飛瀑清泉, 一點也不比中國的山水遜色, 而且都透著國畫的味道。我此行是賞丹楓而來, 去年的天氣較暖, 所以樹葉較遲轉紅。我十月廿二日趕到雪巖山麓, 一入山門, 只見楓樹剛染了一身的絳衣, 在朝陽下等別絢麗, 韓國的楓葉較美國和加拿大的小巧精緻, 三裂的葉兒, 迎著晨光, 通透豔麗。 我去得特早, 遊客還不太多, 沿著溪邊走, 紅色的楓葉襯著藍色的溪水, 名乎其實的如詩如畫。 除了紅葉外, 金黃的銀杏樹也是十分的耀目, 楓葉是疏落有致的, 但銀杏則是密密的一樹華蓋, 坐在樹下, 風過處, 黃葉片片, 洒滿了一地金黃。同樣是那山、那樹、那水, 但是 , 一經染了不同的色彩, 便有了不同的景觀和感覺: 春天是紽紫嫣紅, 夏天是深綠鬱蒼, 秋天是豔紅鮮橙, 冬天則是雪白淡雅。 我最愛的倒是淒美的秋色, 紅葉雖是豔麗, 但壽命很短, 一般都是一至兩星期在左右, 秋風過處, 便落葉紛紛, 不多久, 昔日繽紛的枝頭便是光禿禿的, 一無所有, 所以觀賞紅葉是一個機遇, 一種緣分。

韓國的山水秀美, 沒有染污, 大體而言, 韓國人很愛惜他們的郊野, 雖然間中有人也留下垃圾, 但不算嚴重, 山水仍然明淨,而且保留一份寧靜 起碼山路兩旁, 沒有叫賣的小販攤檔, 也沒有做生意的人圍攏著你, 令你透不過氣來, 也沒有過份的遊人的喧嘩。山間的廁所也叫人滿意, 在你有生理需要的時候, 總有一兩間在左右, 而且大都乾淨, 韓國人喜歡在廁所堣甄\放些飾物, 例如 圖畫, 花束等。山上有住宿的地方, 比我們的青年旅舍差一點, 收費約港幣二十元一晚, 可以租用棉被或睡袋, 也有麵條供應, 我覺得韓國的米飯很難吃, 只有拉麵還可入口。
韓國的山不易行, 雖然路標很清晰, 在險峻的地方都有扶手或步行橋, 但山路仍然崎嶇, 很多碎石, 我在攀登雪嶽山的大青峰頂的時候, 有幾次想放棄,見到有住宿的地方, 便「腳仔軟」, 但見到很多韓國阿婆年紀比我大, 很多已彎腰曲背, 還是堅持上來, 我不好意思不繼續上路, 走得腿也痠痛了, 好在韓國溫泉多, 我在雪嶽山下來, 往山腳的五色溫泉泡一泡, 當堂舒暢無比。 我泡的是大酒店內的三溫暖, 有熱泉、溫泉和冷泉, 並有不同的藥性, 有橙泉、茶泉、棉茵陳泉、碳泉等, 我閒著無事,在這堣@共浸了三個多小時, 費用約港幣六十元。

別看韓國人硬崩崩的, 但郤很好客和老實, 我在韓國常碰上好人, 我不會說韓文, 但指手畫腳 , 居然暢通無阻, 有韓國男人帶我去購票, 還護送我上巴士, 有恩愛夫妻送我一程順風車, 有美麗的韓國姑娘, 拖著我的手過馬路, 還為我塗上潤面霜, 親切得如同女兒服待母親。

我對韓國的印象特佳, 除了風景外, 還有人情, 飽餐紅葉之餘, 我己計劃下次再到韓國賞櫻花!

 

韓國賞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