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穿洞
林棠

六四的日子本多感慨,但這天的活動卻使我有新一陣的認識。

曹領隊早上說十次到火石洲,準有七次因風浪而見洞不入,今次天若不做美,又待下一回了。

天空雖是沈鬱作雨,火石洲卻崖岸澄明,海面柔風和浪,艇家示意可照常穿洞。三百行友先後分乘幾艘P4小艇,情況彷如諾曼第搶灘一樣浩蕩前進,但見海面下礁石掩影,輕舟迂迴浪蕩地闖行,進得了關刀大洞,看?洞內的大自然斧鑿奇景,眾行友都讚嘆不已,大呼過癮。

沙塘口洞是另一個天然海穴,洞內寬窄僅容一艇穿過,伸手可及洞壁,仰觀洞頂巍峨聳立,小艇緩慢而行,忽地間洞口出處一道明窗高懸,光線灑在洞壁上,彩釉般的岩石紋理清晰可見,視覺頓感昇華。

穿罷海洞,捨艇登山,臨高處極目環顧,祗見大小島嶼紛陳,資深行友細說名稱景點,獲益不淺。眾人沿山脊迤邐而行,但見斷壁處處,山岩崩塌,小徑卻臨崖相傍,畏高者心驚膽顫,女的找男捉手相扶,男的離崖繞道。

從地圖上看,沙塘口山的東岸與火石洲周圍俱是軍事操炮區,這樣塌陷的情況未知會否與此有關?

走下甕缸灣,遊艇如星羅棋佈,祗見山客穿的多,泳客穿的少,兩類活動人仕佈滿灘上,好不熱鬧。SARS把香港人都困於爐峰小島內,以前不毛之地如今都給擠得水洩不通,城市人開始了山水傳情,疫症肆虐又焉知非福﹗

樂善行的義務領隊智仁兼併,道上相扶,誠君子不器,我能參於他們的活動,與有榮焉。

 


行友乘輕舟迂迴浪蕩地闖入關刀大洞

遊艇如星羅棋佈的甕缸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