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體驗 - 帶女兒去貴州

 陳一年

作者簡介:陳一年先生是資深記者、畫家和攝影家,也是扶貧助學的熱心人。早期曾任美術設計師、職業畫家,並先後兼任多種刊物的美術編輯、攝影師和特約撰稿人。1985年起轉為香港中國旅遊出版社全職記者、編輯,繼而任採編部主任、副總編輯等。大量作品發表於雜誌、書籍等出版物。2001年,攝影作品收入香港藝術攝影百年集《影藝春秋》,並為香港文化博物館典藏。

三月,在英國讀書的女兒可殷突然打電話來,要求在復活節假期去貴州旅行。那非去不可的語氣,使我感到意外。過去每每說到旅行,可殷只想去好玩又舒適的地方。

我不禁回想起三年前的復活節假期,那時我們全家一起赴貴州,其中一個目的是去黃平縣看看我們籌建的一所小學,同時想讓兩個孩子瞭解貧困山區的小朋友讀書是多麼不容易。當時,姐弟倆對貴州少數民族的風土人情感到新奇,但是對那裡的艱苦環境卻怕怕,小兒子甚至看著坎坷不平的泥土路不敢下車。以後,我再提去貴州旅行,孩子們都不再響應了。

這次,可殷是為了完成藝術科目的選題而萌生重遊貴州的念頭,貴州少數民族藝術的奇光異彩顯然能啟迪她的靈感。女兒的心智成長使我喜出望外,馬上把我們的行程安排託付給貴州的朋友、樂善行基金會的小凌,她也感到驚奇--小丫頭三年不見,竟要刮目相看了。

五天極為緊湊而又精釆的旅行展開了。 第一天,晚上飛往貴陽。在香港機場,我告訴可殷,小凌姨姨的弟弟小凌叔叔當爸爸了,我們送些甚麼給小妹妹?可殷就同我一起買了兩大罐奶粉。小凌和她三哥來接機,老友重逢,喜從心來。

第二天,目標是安順地區的天龍屯堡、雲山屯和天臺山。那兩個屯堡式的石築村寨,是明朝大軍的後裔--屯堡人聚居之地。屯堡人自稱老漢人,他們入黔六百年來,保持了祖先的古老風俗文化,迥異於後來入黔的漢人,說的是祖籍地江蘇南京的方言,女子仍著明代古裝。在天龍屯堡,一群漢子戴著威武的面具演出了地戲,這是古代軍中代代相傳的古典精華。我們登上天臺山和雲山屯的靈鳩峰四望,漫山遍野的油茶花一派金黃,分外壯觀。夜車往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首府--凱里。

第三天,州政協楊斌副主席帶領我們往丹寨縣,進苗族山寨。苗族姑娘的盛裝璀璨耀目,精湛的紡織、刺繡和蠟染技藝令人讚嘆。可殷發現她們原來從未接觸過電腦,因此被筆記本電腦屏上的影像深深吸引,喜形於色,使我們拍攝到不少生動的畫面。夜車回凱里。

第四天,長驅六、七個小時,翻越雷公山,遠赴侗族聚居的榕江縣和從江縣。我們在榕江縣車江侗寨的古榕樹下,聽侗族人唱琵琶歌;在從江縣城外五公里的「槍手部落」沙苗寨,看到了「活著的兵馬俑」--這裡的男子漢個個頭頂束髻,槍不離手。星夜兼程回到凱里,已是凌晨一時多了。

第五天,往雷山縣的上朗德苗族村寨,看全寨人圍成圈跳蘆笙舞,直到不得不離開的最後時刻,才狂奔機場,匆匆趕上四點半起飛的班機。

回到香港後,我撿閱了可殷的收獲--足足把兩張1GB的CF卡都裝滿的影像,琳瑯滿目,真箇是不虛此行哩。

★ 丹寨的苗族姑娘被電腦的影像吸引住了

 

★ 在苗家吃農家飯。(小插曲)因為會使用電飯煲的女兒不在家,女主人在煲中下了米和水,就以為可以煲成飯,誰知等了一句鐘沒有動靜,一問,才知道要插電開掣。結果等到兩點鐘才吃午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