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縱橫 - 逆走四灘三咀一尖 陳子健

行山遠足活動,首要注重團隊精神,一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更加不可逞個人英雄主義,一個人的成功,而令整隊失敗,那就不要也罷。

四月十日,晨8:30,乘92號巴士直達西貢,再轉乘專線街車,風馳電掣地朝西灣亭進發,下車後,簡單地分配了工作,立刻全速前進,由開始我就讓隊友們自由發揮,一輪狂奔急走,兩旁的景色如飛後退,大浪西灣風平浪靜,明媚的沙灘上,祇有幾位弄潮兒在嬉水,水清沙幼,很是迷人,可能還不是泳季吧,冷冷清清的。

今年的雨水特別少,連雙鹿石澗亦有枯水之虞。每次行到這裡,都要小心翼翼地跳過去,一個不留神,雙腳盡濕,現在連一滴水也沒有,祇有潔白幼沙覆蓋鞳C瞬息間,鹹田灣已在望,居高遠眺,炊煙嬝嬝,由遠方的林蔭深處慢慢升起,此時正值午飯的時候,有客自遠方來,店小二正忙得不亦樂乎,安記士多的老闆正忙騤那纁歲翩A我們送上了樂善行雙月刊,買了些飲品,剛要出發,溫先生用網捕了幾尾活生生的肥美海鮮回來,到訪的客人有口福了。

翻越過了鹹田灣,眼前出現一望無垠的海岸線,雪花般的白沙,耀眼奪目,寧靜的沙灘,靜悄悄的,只聽見我們沙沙的腳步聲,密密麻麻地留下了兩行凌亂的足印。徜徉在如詩如畫的海灘上,放目遠眺,浩瀚的汪洋大海,令我們心曠神怡,胸中的煩囂盡情舒放,大灘平日風浪很大,正是玩浪的好去處,今日卻特別溫馴,風平浪靜,清澈的海水,波平如鏡。

東灣恬靜而嬌媚,如一位害羞的小姑娘,毫不顯眼地躲在東灣山腳下,靜靜地等待騛C人的眷戀。闖過了東灣坳,步速漸漸急勁了,兵分兩路已事在必行,如不分頭出擊,今日之旅是沒法完成了,強弱懸殊,勉強同行,只會影響全隊,弱者更艱辛。分道揚鑣之後,我們急走如風捲殘雲,直奔長咀,平日此地人煙罕至,只有三兩遊人探訪,今日卻滿佈釣魚郎,機動舢舨穿梭於長咀洲海面。

長咀是露營的好地方,有水源,草地平坦,每年的樂善盃慈善行山比賽,這裡是蟻行樂和甲虫的重要據點,為參賽的健兒提供服務,療傷補給,盡量給予各健兒支援,令他們有更佳的成績。短咀是一個比較少人探訪的荒山野嶺,羊腸的山徑,蜿蜒於山腰草叢之中,一群群的野牛,悠閒地蹓躂鞳A青p般的嫩草,漫山遍野的,足夠讓牛兒們溫飽無憂。

山路越走越崎嶇,攀難越棘,歷盡千辛,終於到達了米粉咀,看看時間,已是下午3點鐘,回程都是時候了。回頭馬,步速特別快,今日我隊來了幾位新人,雖然是比較弱了少少,但是位位都非常有戰意,那位LINDA姑娘就最值得嘉許,第一次跟我們遠足,又是超四粒星的大長途,她完全沒有氣餒和退縮,戰意高昂,加以時日磨練,是可造之材也。

四灘三咀已被我們征服了,回師強攻蚺蛇尖已刻不容緩,號角之聲大鳴,長途跋涉之後,步伐依然強悍,我們邁饇磼w的步速,朝韟怉輒輓w闖。霧,一陣陣的濃霧,越來越厚,漫山遍野,幻變成白色世界,分不清方向,難辨西東,視野不足三尺,我們已墮入五里霧中。迷途的警號在心中響起了,可是誰也沒有說出來,祇是小心翼翼地走鞳A大家緊靠在一起,互相鼓勵,將近米粉頂,我們自作聰明,抄捷徑走,以為可以慳一點力氣,誰知行了一個圈,又回到了原地,唉!聰明總被聰明誤,奈何!此時,彈盡糧絕,水亦耗盡,怎能再戰?人疲馬乏,前路茫茫,有幾位年青人,首先癱瘓下來,好像泄了氣的皮球,動彈不得。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發揮團隊精神是時候了,團結就是力量,大家把剩餘的糧水,大公無私地拿出來,讓大家分享,天旱逢甘露,如獲至珍,一點一滴,珍而惜之,一粒朱古力糖,一個麵包,都好像是靈丹妙藥,有起死回生之功,眾看官如想知道究竟功效如何,問一問「喜哥」就最清楚不過了。補給完畢,再踏上征途,越過了米粉頂,前路依然迷茫,突然,有隊友大叫,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歡喜若狂,原來B隊的戰友剛走過,路上留有路標。

霧裡看花,攀上蚺蛇尖亦看不見任何景物的,為了眾隊友的安全,一致決定繞道走蚺蛇坳,直下大浪坳,與B隊回師,齊齊到西貢歡懷暢飲,盡興而踏上了歸途。

★西貢蚺蛇尖(468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