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來函 - 夜郎古國的懷想 凌啟慧

在莽莽蒼蒼的貴州高原上,24萬年前就有人類生息繁衍,大約在西元前27年戰國至秦漢時期,這?出現了一個夜郎國。

司馬遷《史記.西南夷列傳》中記載:"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範曄《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傳》中說:"西南夷者,在蜀郡徼外,有夜郎國……"。史書的記述,證明了夜郎古國存在的事實,夜郎古國存在的時間不過 200餘年,之後如流星般消逝在遙遠的歷史星空。2001年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貴州赫章可樂古墓群的發現和發掘,讓迷失了2000餘年的夜郎古國再度閃現天邊,等待著歷史學家、考古專家去解開他神秘的面紗,爭議的論述再度聚焦貴州赫章可樂。

赫章縣位於貴州西北部,為省內平均海拔最高縣區之一,貴州屋脊o菜坪(海拔2900.6 米)是貴州省最高點,位於該縣境內。可樂古墓群遺址就在縣城西北50公里處,地處烏蒙山脈中段的東緣。隨著考古工作的進一步深入,也許不久的將來,夜郎古國這個千古之謎就要解開……

今年的5月,我和一群來自香港的同謀志士不遠千里驅車來到赫章縣,當我們踏足史書記載的夜郎古國的地域時,心潮澎湃。2000多年過去了,如今仍生活在這片夜郎故地的人們,生活得怎樣呢?展開眼前的視野,滿目歷史滄桑的痕跡,生活在這片故土上的夜郎後裔並沒有傳承下先祖過去曾經的輝煌和富庶,貧窮和困苦是這?夜郎後裔背負的沉重枷鎖。歷史是不可重複了,但是歷史前進的步伐是不會停止的。雖然這?的夜郎後裔依然貧窮,他們依然困苦,然而他們仍堅守這片祖先留下的故土,仍然在這?頑強的生活著。這群香港同胞的到來,使這片寂寞已久的土地歡騰了起來,貴州屋脊的上空迴響著隆隆的鼓聲,夜郎古國的故土上回蕩著久違的歡歌笑語。可愛的孩子和樸實的鄉親在不久就要動工修建的新校舍的空地上即興表演了他們古老的舞蹈,吟唱遠古的歌謠。此時此刻,眼前晃動的舞裾身影、耳際縈繞的綿音古韻,再次把我們沉醉在夜郎古國神秘久遠的歷史記憶中。

此次一行當中最德高望重的樂善行基金會顧問陸承澤先生攜夫人,本會會長吳兆偉先生抽空中途加入作扶貧探訪。在貴州屋脊、在這片夜郎故土上為世代生活在這大山?的孩子們播下了幸福希望的種子,捐資修建新校舍,用知識來改變命運,打破貧窮的迴圈。這將是多麼快樂的期待啊!還有香港太古可樂公司郭華根先生為領隊的一行18人也送來了文具、教具、體育用品、助學金,飛機工程有限公司捐贈的飛機氈,拳拳愛心無以言表,唯有歌聲和舞姿表示對遠方來客的無盡謝意。此情此景,感動了沉睡地下千年的夜郎先人們,他們上天顯靈,響起了陣陣雷鳴,那是夜郎王豪邁的笑聲嗎?陣陣閃電,是不是夜郎王感激的目光?天上掉下的雨水,是不是夜郎王高興的淚珠?與其說上天感動了,不如說夜郎先祖感動了,感動這久違的關懷!

從上個世紀中葉到現在,考古學家們孜孜不倦的在這片夜郎國土上尋找夜郎王墓址、夜郎王城遺址,還有神奇的夜郎王印,然而一直未見其蹤。我們一次偶然的機會,今天踏足這片夜郎古國的故土,就已窺見了夜郎王的偉岸身影,領略了夜郎王颯爽的性格。是的,夜郎古國雖然已離我們遠去兩千餘年,可是夜郎文化卻沒有因為古國的消失而消逝,它已深深的沉澱在這片生生養息的土地上。也許不久的將來,從這所新建校舍?走出的夜郎後代就是那位揭開夜郎古國千古之謎的"新夜郎王",我們更殷切的期待著,從新校舍?飄出的琅琅書聲能告慰上天的夜郎先祖,從此保佑他的子民能夠幸福、健康、快樂,也保佑所有為此獻出愛心的人們……

★ 夜郎古國的後裔,期待韟酗@所小學在紅星村建立

★ 團友為山區學童送上文教用品和文具

★ 村民為來賓表演他們古老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