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隊來稿 - 毅行者 林保泰 林保泰

★ 毅行者終點站

針山光禿禿的山頂顯得十分蒼涼,只有黑色的岩石孤獨地呆立鞳A它注視颿e方,像等待饃q天際那邊虛無飄渺偶然飄來了朵朵白雲。從下往上望去,山峰直插雲天,挺立秀逸,又像掛在藍天上的一幅圖畫。

這時,有個黑點在山腰間晃動,像一只蜜蜂停在畫面上。黑點慢慢向山頂移動,漸漸放大,終於到了山頂。原來是一個獨行者,只見他喘馦坋臐A艱難的走來,拄顙閬鹿s頭的拐杖,揹騜々F色的背囊。稀疏的白髮,又深又淺的面上皺紋,看去已七十開外了。也許已是正午,藍幕上懸顗滲P日光芒四射,十分熱辣,雲和風不知藏到哪裡去了。他滿臉汗水,衣服也像從水中撈上來一樣。

他佇立頂峰,環顧四周,除了山溝裡有一片片郁郁pp的樹林,就是荒草直挺挺的豎鞳A直指向高遠的蒼穹和淡淡的白雲。有只老鷹在叢峰幽谷中盤旋鞳A伸展的雙翼滑行似的斜插而下,快要觸到樹林又高吭鳴叫騧堠鬋顴苃豸犰茈h,消失了?影,平添了莫名的空落、肅穆和惆悵。遠處,雲海交匯,煙靄迷濛,遠峰飄渺,宛若天外蓬萊,無限空曠和寂寥。此情此景他彷彿自己也羽化凌空,俯瞰大地。他雖然曾經滄海,自命洞悉人生,但這時,纏在心中無形的繩索似曾鬆脫,他得到前所未有的解脫,胸襟坦蕩,對自己的渺小,淺陋和愚昧報以輕輕一笑。

他坐在石頭上,邊抹汗邊拿水來喝,兩支水已喝掉了一支了,他不敢多喝,只吝嗇地潤潤乾澀的咀唇。在石隙中頑強生長的小草,有只小蜻蜓飛來,並停在嫩綠的葉面上,薄紗一樣晶瑩的小翅膀綴韟漹m美麗的斑點,眼珠左右轉動鞳A十分逗人。他孩子氣地躡手躡腳的走前兩步,彎騤y,伸出手去,但正當他那粗糙的手快要觸到小蜻蜓時,小蜻蜓呼的飛起,在他的面前旋了一圈,向山下飛去了。他目送小蜻蜓消失後,帶韞9赤漱葑﹛A往山下走去。

這時,他已走在菁坪古道上,一級一級前人艱辛舖設的石塊橫在眼前,踏韞蛚羺狐爭C低的羊腸小徑往前走,手杖敲韞蛚禲A在空谷中發出清脆的Q聲。山頂崢嶸突兀,迷離晃蕩堆砌韝j大小小,奇形怪狀的石峰,有的像張開血盆大口的老虎,有的像沉睡顗熄窈遄C古道的一邊,是陡峭的山坡,山坡下又是一片密林。六月悶熱的天氣乍晴乍雨,頭頂上的太陽還是火紅紅的,東南面已黑沉沉的一片,烏雲迅速向這邊翻湧而來,陣陣的疾風把山坡上的荒草吹得挺不起腰來。轉瞬間,天昏地暗,一場暴風雨馬上就要到來,他茫然地四顧,前後並無避雨的地方,只有急步往前跑。風的呼嘯有如野鬼在啕哭,急驟的豆大般的雨點挾饃菢椰V他撲來,他趕忙從背囊裡掏出雨傘,但一打開,一陣巨風把雨傘也吹翻了,並差點兒連人帶傘刮到山坡下面。斑白的短髮淌颿B水,並從頸子裡往下流,內面的背心也濕透了,他把心一橫,傘也收起來,迎騢々F似的驟雨往前闖。金龍在天空閃過,頭頂上就響起了震耳的雷鳴,有如山崩地裂。此時,山頂上的石老虎,石獅子也像復活了一般,雨幕中張牙舞爪向他撲來,要把他吞噬。他膽顫心驚,顫巍巍的拄韝漰探路,在被山洪漫過的石路上跌跌撞撞往前挪。他像進入了無邊無際,黑洞洞的暴雨的深淵中,憤怒的風要把他撕裂,狂野的雨要把他淹沒。跌倒了,爬起來 ; 爬起來,又跌倒。他頑強地掙扎鞳A搏斗鞳A始終沒有掉落山坡下。當一場驚心動魄的暴風雨過去,他像從黃泥坑上爬上來,一身泥水,亦一臉無奈。

當他又飢又餓,疲累不堪來到繞絲溪時,天已放晴了。暴雨洗刷過的天空更明淨蔚藍,陽光灼灼刺眼,照射在疏疏密密的樹叢中,透過樹葉,在石徑上印韝j大小小的不規則的圖案,隨風擺動,金光熠熠。經風雨沐浴的葉子更翠綠,雨珠欲滴,岩石光潔如洗,濾過的空氣裡彌漫顙G人肺腑的清新和樹林中散發出誘人的幽香。蜿蜒的溪澗漲得滿滿的,山洪猛烈地衝擊韞蛚禲A激起巨大的漩渦,濺起朵朵水花,並發出隆隆巨響,有如演奏一首激情的樂章,深深地撥動韞L的心弦。他若有所思的望馧u去的流水出神。溪水以它無比的活力日夜奔騰呼嘯,有時它邁開大步,急遽地向前,有時它踽踽而行,泛馦荇騿C從寂靜的群山流經繁囂的都市,再擁抱萬頃波濤。細訴騕L數美麗和憂傷的故事,它載饃o意者的歡笑,亦融會鬋_腸人的眼淚。

他在一塊大石上坐下來,從背囊中拿出麵包,但雨水早已把麵包弄糊了,但他還是津津有味的啃鞳C一塊黃葉隨水飄來,在他的面前兜了一圈,又一浮一沉的消失了。他把衣服脫下,浸在水裡洗滌一番,然後掛在樹枝上涼乾。他掬了兩口清甜的溪水就跳到澗中,讓清澈的溪水沖涮他身上的污泥。他心曠神怡,疲倦頓消,從未有那樣自在、逍遙。

火紅的太陽慢慢向西山傾斜,它的餘暉透過青翠的樹葉投射在溪澗上,跳躍顗鬫滫漸環。他收拾行裝,站在山崗上,向西凝望,又圓又大,喝得醉薰薰的落日正在向山谷中沉落。夕陽把一縷縷的雲彩鑲上了一條璀璨的金邊,亦在西天抹上瑰麗的霞彩,織成了大片的絢爛的雲錦。迷茫的夕陽帶騛鴾j地無限的眷戀,款款情深逐漸在山谷中隱去。遠山粗拙的線條的輪廓模糊了,深谷、山丘淹沒在輕紗的暮色中。他,毅行者,搔韞梏Y,倍感惆悵,似有所悟。是的,人生如行山,有起有伏,有高有低,有坎坷有坦途,有晴又有雨……送走了落日,明天再迎接朝陽,永無休止,生生不息。只見他咀角掛韝@絲微笑,踏上了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