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海 - 紅粉萬千 廖志雄 廖志雄

★神龍乍現

★合照於散石灣

大嶼山不斷的發展,使原有的美麗風景逐一湮滅。 其中著名的東大古道(東涌至大澳),亦隨騚銡]澳大橋的拍板興建,日後或許只能堪於回味。

六月上旬,選擇了大漲大退的日子,來個綑邊的遊覽,拍照存留紀念。 路線以大澳起點,沿海岸線經榕樹仔,鐵德樹,茜草灣至深屈大休(紅粉海岸);午後再綑千景海岸至石灣,續遊沙螺灣,鱟殼灣至頭止。

當日天色不大明朗卻有近四十人參與。 其中更有五,六人先往探遊將軍石作熱身,再追回大隊。 上午時值大漲,我們在嶼北界碑前已開始涉水綑行,沿石灘前進,不久已見浸於水中的"海濱仙羊"。 要親近觸摸者就必須涉水及腰了。 跟髂晹酗騆有名的"龍門石窟"及"神龍乍現"等。不久來到鐵德樹一帶,前隊已走在老前方,只餘下忙於追隊及拍照的五,六人;此時一行友大叫有所發現,好奇下回走探看, 駭然見一人頭骨,急撥警方熱線報案,幾經艱苦才能使接線小姐明白所在位置。 後相約深屈大休地點再行聯絡。 行友合力拾起一支長約4米的長竹,樹立於岸邊作標記。 遂繼續起行,匯合在前方海洞旁等候的行友,步至紅粉石一帶,幻彩色變的岩石使人讚嘆,一如前人所述,嫣紅好比紅石門,若在艷陽高掛的日子,必覺如身陷火燒地台。 快步綑過茜草灣,遠望前方,已見頭隊到達深屈。 而尾隊到步後即和警方交代一切,便在士多大休。 而剛才的事件,也當然成為大家的話題。

中午後大退,我們沿深屈灣輕易到達"千景海岸", 這一帶同屬侏羅系沉積岩,也有石英岩石,色彩一樣變化無窮,此一帶鄰近珠海,水質帶黃混濁,行友亦多不願涉水。 這裡最先遇上有梁榮亨先生所命名的鬼神壁,而不欲涉水者必須花一身本領攀過險壁才能到達,續過便會踏上一個色彩斑爛,如滿地銅錢的海蝕平台; 沿岸走穿過一個狹窄的石巷,還會遇上一細小石樑,中通如石拱門,進入後可從上方攀出;再沿潮退後闊大的石灘,一個半多小時便到了石灣,順道一訪把港古廟;我們於石灣碼頭來個大合照,此時雨勢漸大,像被我們的探訪而感動。

沿沙螺灣綑行,大雨灑下令岩岸更顯濕滑,行來更是小心翼翼,但亦阻不了行友舉傘擋雨拍照的雅興。 赤立角機場已近見,飛機升降之聲不絕於耳。 相信日後發展了的石灣,就如現在般繁忙,對我等大自然的愛好者, 又少了一處覽勝之地。

再過沙螺灣碼頭續行,間中見一些村民在拾海蜆,亦見到一些用作網魚的罾棚。 不經覺地到了渺無人煙的鱟殼灣,這一帶海岸平凡,並無什麼驚喜,遍地是鋒利蠔殼和滑苔,灰黑的礁石,加上對岸的機場,行來乏味。 大隊到頭便接回村徑,步往彌石澗的韆鞦潭嬉水一番,後到東涌筵開三席,完成一個歡愉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