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漢斟茶

隨 心

  鳳凰山雙峰挺拔,山體呈東西走向,南北橫崖深壑,旅者攀險探勝經年,開發路線應有盡有。在狗牙嶺與長刃石頂之間,迥起一峰,分割塘福一整片樹狀水系,從東西兩邊眺望,山形若古代茶壺的嘴部,故稱茶壺嘴。

★ 從茶壺嘴望東狗牙

  公私兩忙,週末日騰一整天郊遊可達六星難度,倉卒於閒日開隊,未料尚有七男一女成行,戲謔八仙過海。車停塘福,經麻埔坪監獄至引水道,逕取茶壺嘴西南岬。舊日天書謂西南岬需深入鳳塘石澗再撥草尋路,草莽之密可想而知;此去經年,如今鳳塘石澗澗口右側,已打通登山小徑,初段穿越昔日田間,待得坡度驟升,穿林而出,眼前正好有幾大座觀景石台,而茶壺嘴在上,再無迷路之虞。沿脊上走,重山如浪掀濤,近頂層岩因風化剝落,攀遊務必謹慎;臨峰迎風,鳳冠南巖一覽無遺,全區應只此一處,回首嶼南長沙與群嶼,或西望狗牙嶺起伏之姿,美不勝收。

  登北坡,轉西行,不遠處就是天窗石。藍天之下穿遊攀玩固然有趣,但時間有限,不敢久留,從石底甬道轉入天窗峽石河,經積木崖底鑽入擎天峽,有行友說上次遠望兩人直攀錦鼠觀天,建議今次加料。在石下舉目打量,又似可一試,或久疏戰陣,攀來真是既驚帶險,總算攀上鼠背,就在鼠頭午休,補充體力之餘,這堣]是欣賞雄奇的擎天峽之最佳地點。
年前攀援鳳羽壁後復穿擎天內峽,今日手腳已不中用,休後續走自然挑峽右陡坡,踏草而上切入鳳徑時,山頂避風所僅一箭之遙。一別多年,鳳頂仍是老樣子,大型垃圾箱仍是教人摸不著頭腦──山高路遙,如何搬運垃圾?想不到答案,還是帶走自製的垃圾吧。再別鳳徑,鳳峰和凰峰之間,便是鳳凰門,西下就是鳳壁石澗上源石河,我們向東撥草下降,直指北天門。道是直指難免誤導,畢竟此行並非直下馬蹄口,而是循懸壁棧道輾轉而下,遙想自身第一次攀崖險線正是這道北天門,近期流行的「那些年……」懷舊感覺油然而生。

  入曹溪,左轉穿羅漢峽,由下而上望不太特別,要到峽頂回望,但見羅漢塔削壁之下,空谷幽靈,此時走出一兩個人,構成一幅氣魄逼人的圖畫。羅漢塔頂純屬亂石堆,除了西望滴水岩與彌勒山相映成趣,未見特色,因為要從凰頂陡坡而下,方見羅漢塔之氣勢。時間不早,兼夾煙霞密佈,順羅漢脊爽步落法門古道,出石門甲梳洗,趕上嶼巴,省去一大段村徑悶途,返東涌下午茶聚慶功──上落幅度各一千三百餘公尺,已兩年沒如此操勞過。參考地圖︰大嶼山及鄰近島嶼郊區地圖。



★ 錦鼠觀天


★ 下臨無地

★ 猶有餘悸舉機拍照

★ 繞走北天門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