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畫家

陳大衛


  我是一位專門從事登山與繪畫的職業畫家,多年來攀越過許多冰峰雪嶺,山的博大,人的弱小,兩者碰撞之後所產生的相克相容,是動與靜的藝術之美(見圖1)“無限風光在險峰”也許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令無數人甘願承受寒冷,缺氧帶來的種種痛苦甚至生命危險,也要一睹她的芳容,我無數次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登山,但是,過不了多久高山上的痛苦煎熬全然忘在了腦後,“好了傷疤忘了疼”,進山的慾望蠢蠢欲動,其中,這裡面還另有一種讓我割捨不掉的情緣。第一次去珠峰。我們驅車來到珠峰大本營,再往前走就是崎嶇坎坷的小道,每個人都有很多的物品要運到山裡,只能靠氂牛馱運及人工背送,當時幫我們運送物品一位藏民,身邊還跟隨一個小女孩,活潑可愛,在我們身邊跑來跑去,對我們背的登山裝備很是好奇,(見圖2)

  她大大眼睛,面頰帶著高原紅,一雙小手由於強紫外線的照射及風寒變得粗超。我頓時產生了許多疑問,經詢問我才知道她們家住在偏遠的高原山區,附近沒有學校,只能跟隨父親在登山的季節裡靠運送物資賺取報酬。一下子,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除了登山的必需品之外,能給的都給了她們。在登山結束返回拉薩時我才知道身上的錢已不夠回到東北了,我就給我妻子打電話求援,妻子不理解當時為我准備充足的費用竟然不夠回家的路費,當我說明真相後妻子也被我的行動所感動。

  回到家之後,我的眼前總是浮現這個小女孩的身影,從她大大的眼睛裡可以看出她的期盼,根據她的原型我畫了一幅油畫,取名《童年》(見圖3)。後來,在我每次登山時,妻子總會習慣性地超額多給我一些錢。

(3) 油畫《童年》100x100cm,作者陳大衛

 

(1) 山上寫生

(2) 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