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明善鳴

禪語二則

 

一則:要空

  「那個和尚真的是大師。」兩個在家居士閒聊時說。

  「是嗎?何以見得?」「他得了重病,跟人說法時,在他死後不要為他辦喪事,不要搞追思會,甚至不應記?他。」

  「那跟他是否大師有何關係呢?」「佛家不是說要空嗎?他空得很徹底呀。」

  (如果他真是「空」了,他便不用叫人不做這不做那了,這又不是?了相嗎?)


二則:見識

  「師父,你剛才喝的不是茶,是酒呀!」徒弟問:「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師父說。

  「你原來知道!但你還喝?」徒弟大惑不解,他不明白師父知道別人有心作弄,把酒當水給他喝,他仍喝下去。

  「你以為我應該怎樣?」師父反問:「在別人面前拆穿他?令他難堪?」

  (別人給大師吃肉,他欣然吃掉。你看到他吃的是肉,他吃的只是食物,至於是肉是素,他根本不在乎。你見怪是你的識見,他見怪不怪是他的見識。)